2014年
当前位置:主页 > 数码家电 >

中原高速补偿方案尚未敲定

2019-08-13 00:15:36

   郑州黄河公路大桥(下称“郑黄大桥”)终止收费迄今已逾一周,按照此前规划,该桥主体将由河南省公路局管理,而南、北连线依从属地原则划归郑州、新乡管理,并且中原高速(600020)声明河南相关部门正在研究终止收费所涉及的补偿事宜。

   然而,中原高速董秘办日前告诉证券时报记者,包括补偿金额、补偿对象、补偿流程在内的诸多补偿事宜目前并未敲定,更无明确的时间表。换言之,对于中原高速的中小股东而言,只能被迫接受郑黄大桥终止收费所导致营收下滑的事实。

   郑黄大桥是中原高速盈利能力排名居前的路桥资产,毛利率仅次于郑漯高速、漯驻高速。

   按照郑黄大桥上半年收费1.35亿元估算,10月8日零点至今日零点的9天内,中原高速损失了330万元营业收入,且将以日均37万元的速度扩大损失。与其他上市公司的经营性损失不同,中原高速的此项损失至少在目前看来不可逆转,中原高速2012年营业收入将被切掉3400万元,毛利则将减少2000余万元。

   此外,郑黄大桥终止收费回归公益属性不可避免涉及中原高速部分员工的安置问题。对中原高速及其股东而言,每季度3400万元的损失及由此带来的连锁反应均不容小觑,早补偿、早安置无疑是中原高速各利益相关方的共同诉求。

   然而,中原高速董秘办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目前大股东河南高速路发展公司及实际控制人河南交通厅等相关方正在着手研究,但并未出台最终的可行性方案。“我们并不清楚补偿事项将于何时明确,如果该事项有进展,我们将及时公告。”该工作人员表示。

   需要指出的是,在资产转结程序上,郑黄大桥终止收费并不意味着中原高速即时丧失对郑黄大桥的所有权,该桥在办理资产转移手续之前依然是中原高速旗下资产。

   不过,据了解,经营性高速公路的价值主要体现在收费权方面,一旦丧失收费权,高速公路将变成上市公司的负资产,因为在理论上,中原高速仍需对郑黄大桥进行日常维护和管理,这将产生大量的成本支出。

   资料显示,郑黄大桥2000年12月注入公司的时候,河南省有关方面批准郑黄大桥的收费期限为20年,即收费日期截至2020年12月。

   国信证券一位不愿具名的研究员对记者表示,目前绝大多数高速公路或桥梁均是先还贷再盈利,从高速路公司的角度而言,还清贷款即停止收费不符合企业投资逻辑,因此政策规定高速路桥在还清贷款后可继续收费,但累计收费期限应不超过25年。记者注意到,18家上市高速路公司中,部分公司从控股股东或地方政府承继的高速路收费年限实际上已接近甚至超过25年。

   “现代高速路桥与上世纪80年代前后政府主导的还贷性高速路区别较大,前者主要是用来经营,而后者则更多的是民生工程,郑黄大桥的尴尬之处在于它原本是民生工程,后来变成了经营性资产,现在又回归了公益属性,社会的变迁导致了郑黄大桥角色的强制转变。”该研究员说。



相关阅读:
上海科赋 https://www.longau.com/article/2019-6-4/1559632015851.html
首页 | 新闻 | 财经 | 军事 | 百科 | 科技 | 数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