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
当前位置:主页 > 女性频道 >

老人?麦子? 家

2019-08-14 00:15:26

文 章来源


莲山 课件 w w w.5Y k J.C om 老人•麦子• 家


摇着蒲扇,敞着肚皮,摇椅有节奏地摆动,老人眯着眼,侧儿倾听那麦子拂动的瑟瑟声,此时,世界只剩下麦子的声音。


聆听间,老人回忆起了一些事,那是他年轻时的事。人总是这样,越是上了年纪,心里就越多一些莫名的情愫,老人半讥半嘲地想着。


那是一个热闹而幸福的日子,仿佛全世界的阳光都照射到这个村庄。他考上了重点大学,村里的人载歌载舞,父母脸上堆满了笑容,忙里忙外摆酒喜庆。那门前的大黑狗也开心地直打转儿。


这正是麦子长得正欢的时候,麦子挺立在那,如同一列列英勇的士兵。微风吹起,麦子特有的气息钻进鼻孔,清新,淳朴。


“孩子,咱家麦子美吗?”父亲望着自家那油绿的麦子说道。


“我觉得……觉得……”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在他心里麦子只是麦子,无论是绿的还是黄的,都只是麦子。


“孩子,学成后,你会干什么?”父亲见他不答,又继续问道。


“我要到城市去,那里有我的梦想。”他挺了挺胸说道。


“孩子,你知道麦子的根是什么吗?是大地。”父亲蹲下身抚摸起麦子说。


“大地?” 他不解地嘀咕着并疑惑地看着父亲。


父亲没有了言语,缓缓地站起,给了他一捧油绿的麦子。麦子?父亲想说什么呢?他心里纳闷着。


他一直被幸运笼罩着,前程似锦,学业有成,事业节节高升,并且有了美满的家庭。他高兴,同时也庆幸,当初没有选择麦子,没有像父亲那样守着家乡,一辈子庸碌清贫。高兴之余,总会想起父亲的那句话——“麦子的根是什么?是大地。”只是他尚未理解而已。


时间飞快流逝,门前的大黑狗不在了,父亲不在了,他也老了,老得银发占据双鬓,身体一日不如一日,就如秋日里的一片落叶,在风中摇曳,显得那样无奈和沧桑。


那一日,他病了,躺在病床上,医院很安静,安静更容易使人沉入回忆。医院窗外的枫叶如血一般红。“这时候正是麦子成熟之时吧?”他想道,“这时候,父亲本应该弯着赤裸着的炭黑的背在收割麦子,村子里的人也应该在担着那沉甸甸的麦粒往回家的路上赶吧,那大黑狗也应该正在麦秆上打滚吧?”他继续想道。


恍惚中好像又听到了父亲的声音:“你知道麦子的根是什么吗?是大地。”


恍惚中好像父亲又给了他一捧麦子,他揣着麦子犹豫地问父亲:“父亲,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麦子的根是大地,而我们的根则是家,家是我们永远的归宿。”父亲一边抚摸麦子,一边说道。


一个侧身,他醒了,是梦,多年以前的事入梦了,父亲为他解答了在心中郁积了多年的疑惑。“家是永远的归宿,永远的归宿……”他低声嘀咕地念道,此时,不禁老泪纵横。他已明了。


他离开了这座曾不愿离去的城市,只因为麦子。


他离开了他儿时向往的天空,只因为家。


他离开了能实现他儿时梦想的舞台,只因为父亲的话,只因为心灵的归宿。


他住进了曾庇护过他的老房子,老房子那破败的躯体早已被青苔占据着。但她又如同一个沧桑而祥和的老人,在那等待他的归去。老了的他种起了麦子,如同父亲当年一样守护着这里的一切。


他止住了思绪,侧身入梦,梦酣而香醇。


文 章来源


莲山 课件 w w w.5Y k J.C om


相关阅读:
SEO教程 www.seo15.com
首页 | 新闻 | 财经 | 军事 | 百科 | 科技 | 数码